澳门新濠新天地3559_www.3559.com新濠新天地网址

您的位置:新天地3559 > 五金工具 > 方大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实际

方大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实际

2019-12-08 05:28

方大特钢公告,公司实控人方威将所持公司股份1.0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97%),以17.69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自然人李非文。转让后,方威直接持股比例降至7.02%。方大特钢最新收盘价为16.43元,上述转让价较收盘价溢价7.67%。李非文表示认可方大特钢发展前景,希望通过受让股份的方式实现投资收益。目前,李非文还持有7.17%的沙钢股份。

周期股的行情究竟结束了没有?曾经“带头接盘”沙钢股份的“神秘人”李非文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溢价近8%要当方大特钢股东。

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方大集团”)董事局主席方威突然去向至今不明。

一张江西钢铁产业一统三国的蓝图,最终在一场官员动荡中功败垂成,而在这场残局的背后,主导者“方大系”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方大特钢3月20日晚间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方威当日与李非文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向后者转让所持有的1.06亿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7.97%。交易完成后,李非文成为方大特钢的主要股东。

6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当日晚间,方大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将终止实施把11家公司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6月30日,方大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特钢、方大炭素和方大化工宣布停牌,复牌后股价大跌,市值蒸发十余亿元。

7月2日,方大特钢、方大炭素和方大化工三家上市公司纷纷停牌发布公告,对于外界传言予以澄清,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方威并未失联,仍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同时附有方威的亲笔签字说明。

由于方威通过方大集团间接控股方大特钢,所以此次交易并不导致方大特钢实际控制人变更。对于此次转让股权,方威表示,“系优化资产结构配置。”

面对外界各种传闻,7月2日,方大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方威并未失去联系,还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7月7日—7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这3家上市公司态度亦十分谨慎,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主”。

此前,停牌许久的新钢股份5月31日忽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江西省国资委将终止与同省萍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萍钢股份”)的资产重组计划,江西两大钢铁企业的合并重组就此搁置。

从交易价格来看,李非文一次“吃进”7.97%股权并没有得到多少优惠。公告显示,此次股权转让的交易价格为17.6875元/股,较方大特钢3月20日的收盘价溢价约7.65%。李非文表示,认可方大特钢发展前景,希望通过受让股份的方式实现投资收益,分享方大特钢未来发展所创造的成长价值。

有传言指出方威被调查原因是方大集团在重组南昌钢铁过程中涉嫌巨额利益输送行为。对此,江西省证监局一领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关于方威一事有所耳闻,但目前并未接到举报。而就在发稿前两天,还有南昌钢铁前员工在方大特钢门口拉横幅“维权”,因不满职工安置方案。

随后在6月12日,已经完成江西省两大钢铁公司重组的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简称“方大集团”)宣布放弃对江西省4座铁矿的收购计划,此前承诺将萍钢股份注入方大特钢的计划也改为托管。

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大特钢股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不断上扬,至今累计涨幅已高达92.61%,区间最大涨幅甚至高达134.82%。

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方威在重组南昌钢铁后,还着手一统江西省钢铁产业,并成功入主江西省萍乡钢铁。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方大集团旗下拥有70多家公司,资产总额达700多亿元,销售收入800多亿元,横跨钢铁、炭素、化工、医疗、铁矿焦化和房地产等6大产业。但这一切,随着方威的被传“去向不明”逐渐变得不明朗起来,曾经叱咤资本市场的方大集团将何去何从,成为一个大大的问号。

也许并非巧合,近来方大集团实际控制人方威先是陷入失联传闻,随后又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这也为上述变局留下了一个注解。

券商研究报告也把方大特钢视为民营钢企龙头,诸如“高盈利、高分红钢铁蓝筹”、“进击的优质民营钢企”、“区域长材龙头、细分特钢寡头”的表述屡见不鲜。但对于此类周期特征明显的个股,究竟能保持多久的高盈利能力,市场仍存有较大分歧。

实际控制人或“失联”

江西钢企重组残局

在股价大幅上涨后毅然接手大笔股权,李非文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资料显示,其曾在2015年与8名自然人共同接下了沙钢股份55.12%的股权,并且李非文接手数量最多,依靠7.17%的交易后持股量成为沙钢股份的二股东,时至今日,李非文一股未卖。

方威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是4月9日。当天,他出席了集团领导干部在中国人民大学培训班的开班仪式。

南昌钢铁、新余钢铁和萍钢股份被称之为江西钢铁产业的三大支柱,2009年,方大集团完成对南昌钢铁的收购重组,并间接控制了上市公司方大特钢,随后在2012年,方大集团和旗下子公司方大钢铁又联合收购了萍钢股份41.49%的股权,至此,方大集团已经拿下了江西三大钢铁的两家。

彼时接手沙钢股份股权时,李非文就被视为神秘人,据上证报记者查询,鑫科材料的一位离任董事也叫“李非文”,同样生于1972年。据披露,这位“李非文”曾任深圳市旭哺投资公司金融证券部经理,后任飞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芜湖港储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鑫科材料董事。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5月底,曾主要推动南昌钢铁改制的江西省前国资委主任李天鸥被带走。随后,前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被中纪委调查。此时,便有传言指出方威也在接受调查,指方大集团在重组南昌钢铁过程中涉嫌巨额利益输送行为。

尽管规模浩大,但是新钢股份却效益惨淡,2013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337亿元,净利润只有1.23亿元,净利润率0.36%;而在上一年度,新钢股份的净利润曾一度巨亏10亿元。

6月27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消息一出,方威“失联”传闻更加沸沸扬扬。6月30日,方大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特钢、方大炭素和方大化工集体宣布停牌。7月2日复牌后,三家公司股价纷纷跳水,市值共蒸发十余亿元。

今年2月13日,新钢股份忽然停牌,并发布公告称母公司新钢集团将进行改制重组,重组后有可能引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化,随后,在4月10日,公司再次明确了重组方向,即通过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方大集团下属萍钢股份的资产。

耐人寻味的是,方大特钢于当日下午发布了《关于豁免、变更股东承诺事项的提示性公告》的公告,根据公告内容,方大集团将终止实施将11家公司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承诺,包括萍乡市天子山铁矿、新余市新澳矿业有限公司等5个矿产公司的注入承诺皆遭终止。

而在此前,方大集团原本是计划将萍钢股份转入方大特钢的上市公司平台,然而由于正值2012年钢铁全行业大面积亏损,这一计划最终被搁置,但是,方大集团也明确表示只要条件成熟即会完成资产注入。

为了打消市场疑虑,7月2日,方大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发表自查公告,称方大集团来函表示方威未失去联系,还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并附上了方大集团传来的方威本人签署的部署有关工作的传真件,在传真件上方威签署了“已要求集团公司财务部、证券部等相关部门按照问询函的要求积极配合上市公司做好相关自查工作”的说明。

但是,最终这一方案还是被调整,而调整后的方案不但可以实现萍钢股份的资产上市,同时还可以实现方大集团入股新钢股份,可谓一举两得。

但除了在传真件上的签名外,方威再未在公开场合露面过。

对于此次资产收购,业界普遍看好,显然,如果方大钢铁借助萍钢股份入主新钢股份,那么拥有新钢股份和方大特钢两家上市公司的方大钢铁,接下来必然要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只能拥有一个上市平台,这样一来,江西省的三大钢铁企业也就完成了整合目标。

与此同时,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亦被传“失联”,7月7日—7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钟崇武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然而从5月底开始,风云突变,先是有消息传出江西省前国资委主任李天鸥被带走调查,而李此前也是江西钢铁行业重组的积极推动者,随后在5月31日,新钢股份发布公告确认与方大集团的资产重组计划被江西省国资委终止。

“一切公告里面已经说得很清楚,钟董目前在公司正常履职。”对此,方大特钢证代表示。方大炭素董秘办人士也表示公告上已经澄清,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方威平时来公司的次数非常少,难得见上一面。

一个月之后,先是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被中纪委调查,随后,方大集团实际控制人方威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事实上,方威被传去向不明或许有迹可循。今年2月13日,江西省钢铁上市公司新钢股份忽然停牌,并发布公告称母公司新钢集团将进行改制重组,重组后有可能引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化。随后,在4月10日,公司再次明确了重组方向,即通过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方大集团下属萍钢股份的资产。也就是说,如果重组成功,方大集团不但可以实现萍钢股份的资产上市,同时还可以实现方大集团入股新钢股份,加之方大特钢,江西省三大钢铁产业支柱都将被方大集团收入囊中。

方大系财技揭秘

然而一向在江西省顺风顺水的方大集团却失利了,5月31日,新钢股份发布公告确认与方大集团的资产重组计划被江西省国资委终止。而此消息发布时,离江西省前国资委主任李天鸥被带走调查的传闻仅几天时间,据了解,李天鸥曾为江西钢铁行业重组的积极推动者。

对于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方威并未担任任何职务,同时,按照上市公司的说法,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方威也很少出现在上市公司,即便是股东大会也难见其人。

或涉江西钢铁重组

在2012年胡润发布的少壮派富豪榜上,生于1973年的方威以150亿元身价位居第二位,而相比于排名第一位的碧桂园杨惠妍,方威则是白手起家。

传闻方威“失联”的原因指向这样一桩并购,也是方大集团打入江西省钢铁行业的重要一步。

按照方大集团官方网站的公开资料,目前方大集团旗下拥有70多家公司,资产总额达700多亿元,销售收入800多亿元。

2009年7月,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发布公告表示,江西省国资委及南昌钢铁拟于近期出售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持有的南昌钢铁57.97%国有股权,当月17日,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转让正式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9.1亿元。

在这些资产当中,核心的就是方大特钢、方大炭素、方大化工三家上市公司以及萍钢股份,这4家公司的总资产超过300亿元。

南昌钢铁前身为南昌钢铁厂。2001年,按照国家债转股政策,南昌由国有独资公司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各占57.97%、37.78%和4.25%股权。

令外界感到惊奇的是,今年只有41岁的方威从2006年开始,只用了短短6年的时间就控制了上述资产,而其所谓的财技几乎都是通过资产溢价换取股权,然后再将股权质押购买廉价资产。

上述公告公布仅十天后,南昌钢铁旗下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就发布公告称,将向方大集团定向增发购买其价值11亿元沈阳炼焦煤气100%的股权,完成后方大集团持有长力股份16.17%的股权,同时,方大集团表态拟通过产权交易方式受让挂牌转让的南昌钢铁57.97%股权。2009年12月31日,“长力股份”变更为“方大特钢”,成为方大集团的一个重要上市平台。

方威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显露身手是在2006年收购甘肃省的海龙科技,当年,由于大股东占款的海龙科技陷入债务危机,方大集团以8132万元的价格获得了海龙科技51.62%的股权,按照当时的约定,方大集团还需要替大股东兰州炭素集团偿还海龙科技2.77亿元的占款,但是,方大集团并没有直接出资,而是将其手中的抚顺炭素65.54%的股权、蓉光炭素35.39%的股权、合肥炭素52.11%的股权以2.81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海龙科技,这些股权是方大集团在2002年到2005年期间,花费了9970多万元的价格收购来的。

改制前的南昌钢铁亏损严重,债务超50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0%以上。这场南昌钢铁的改制受到了时任江西省国资委乃至省政府领导班子的极大重视,原本盘踞在东三省的方大集团也随之赶来,并随后开始打造其在江西的钢铁帝国。

2009年,方大集团从甘肃转战江西,而这一次收购的目标是南昌钢铁。当时,江西省冶金公司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挂牌价为9.1亿元,仅仅过了10天之后,南昌钢铁旗下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就发布公告称,将向方大集团定向增发购买其价值11亿元沈阳炼焦煤气100%的股权,完成后方大集团持有长力股份16.17%的股权,同时,方大集团表态拟通过产权交易方式受让挂牌转让的南昌钢铁57.97%股权。

在外界看来,当时南昌钢铁公布的受让方条件也颇值得推敲。据江西产交所公布的受让方条件包括: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连续盈利及资产总额不低于1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40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事实上,当时的股权转让吸引了宝钢、华菱钢铁在内的多家钢铁企业,但由于当时整体钢铁行业负债率偏高,大多数都被受让方条件所拒之门外。

这一收购案此后受到多方质疑,首先是当初沈阳炼焦煤气的净资产只有3.22亿元,但是估值却高达11亿元,其次,方大集团受让的南昌钢铁57.97%的股权,当时包括华菱钢铁等也参与认购,但是由于资产负债率和盈利情况不符合条件,均纷纷出局。

一南昌钢铁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受到质疑的除了看似为方大集团量身打造的受让方条件外,沈阳炼焦煤气的估值也大大偏高,“当初沈阳炼焦煤气的净资产只有3.22亿元,估值却到了11亿元”。

2012年,萍钢股份计划转让其控股权,但是,方大特钢在10月份表示将不参与收购,随后,方大集团和方大钢铁出面收购了其41.49%的股权,然而就在11月份最终收购之前的一个多月时间当中,方大集团先后将其持有方大炭素2.84亿股的股权质押给了吉林信托,将1.88亿股方大化工的股权质押给了国家开发银行,粗略估算筹集资金超过18亿元。

对此,方大特钢发表公告称,经向控股股东江西方大钢铁集团征询,南昌钢铁股权转让“程序合规,过程公开、透明”,“定价依据及评估价格公平、合理”,“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方大特钢稳步发展”。

事实上,从2010年以来,方大集团在不停的规模扩张中,大量的资金需求不得不依靠股权质押融资,手中持有的3家上市公司股权始终都处于持续质押的状态,截至目前,持有方大特钢46.19%的股权已经质押了46.15%,持股39.14%的方大化工已经质押了27.65%,持股46.23%的方大炭素已经质押了35.44%。

事实上,虽然被外界认为疑点颇多,但自从南昌钢铁改制后,业绩却逆市增长,2010年方大特钢年报显示,公司利润总额4亿元人民币,比改制前南昌钢铁2009年的0.58亿元利润增长589.89%;2013年,方大特钢的利润为5.63亿元,呈继续增长趋势。

然而,这一高杠杆的资产收购模式,最终却在今年6月份戛然而止,随着方大集团宣布退出对江西省4家铁矿的持股,同时与新钢股份的资产重组计划终止,在方威领导下的方大集团8年产业扩张神话,或将就此终结。

方大700亿元帝国

在完成南昌钢铁的重组后,方大集团在江西钢铁企业改制中一路高歌猛进。

2012年11月,方大集团收购了江西萍乡天子山铁矿等多座矿山和江西第二家国有钢厂萍乡钢铁集团。而南昌钢铁、新余钢铁和萍乡钢铁被称之为江西钢铁产业的三大支柱,至此方大已将其中两个纳入囊中。

2014年2月,新余钢铁旗下新钢股份宣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拟通过本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购卖方大集团下属江西萍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资产。也就是说,只要新钢股份对萍乡钢铁的非公开发行完成,方大集团不仅进入了新余钢铁,还使得旗下萍乡钢铁间接上市,以此完成对整个江西省钢铁产业的全部重组。但这场重组在今年5月底突被叫停,随后6月底,方大集团终止实施将包括萍乡市天子山铁矿在内的11家公司股方大特钢的承诺,方大集团方威重组江西省钢铁产业的宏伟蓝图戛然而止。

“把铁矿资源注入上市公司,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实现钢铁产业一体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当时方大特钢提出注入资产的时候,那时候铁矿市场非常好,注入上市公司能提振业绩,但现在铁矿市场表现低迷,是非常差的时候,所以在这个时候终止是合情合理的。”对此,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表示虽然目前钢铁市场出现了反弹,但在大层面上,产能过剩,还是会继续保持低迷。

事实上,白手起家的方威深谙资本之道,通过一次次资本挪腾打造了其目前市值700余亿元的方大帝国。

方威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大显身手是在2006年。当时国内最大的炭和石墨制品生产企业甘肃省海龙科技上市后便连续三年亏损濒临退市,方大集团以8132万元的价格获得了海龙科技51.62%的股权,按照当时的约定,方大集团还需要替大股东兰州炭素集团偿还海龙科技2.77亿元的占款,但是,方大集团并没有直接出资,而是将其手中的抚顺炭素65.54%的股权、蓉光炭素35.39%的股权、合肥炭素52.11%的股权以2.81亿元的价格卖给了海龙科技,而这些股权方大集团收购是总计不超过一亿元。

2010年7月,方大集团又将*ST锦化揽入怀中,成为*ST锦化的实际控制人,并随后更名为方大化工。至此,方大帝国雏形正式搭建。

按照方大集团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目前方大集团旗下拥有70多家公司,资产总额达700多亿元,销售收入800多亿元,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特钢、方大炭素和方大化工分揽钢铁产业、炭素产业和化工产业,还有医疗产业,铁矿、焦化产业和房地产产业为辅。

而随着方威的被传“失联”,曾经势如破竹的方大集团也四面楚歌,不仅资产注入暂停,重组告吹,股价严重下挫,方大特钢工厂门口还有前南昌钢铁员工因为安置方案问题进行维权,可谓焦头烂额。而随着关系密切官员相继落马,方威将带领方大集团何去何从,只能留给时间来判断。

本文由新天地3559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方大集团通过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实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