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濠新天地3559_www.3559.com新濠新天地网址

您的位置:新天地3559 > 五金工具 > 张培刚自小体会农村生活的困苦和农业劳作的艰

张培刚自小体会农村生活的困苦和农业劳作的艰

2019-10-07 08:21

铝道网】张培刚,生于1913年,湖北红安人,发展经济学奠基人。生前任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经济学院名誉院长、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此外,他还担任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名誉会长,中美经济合作学术委员会中方主席等职。 20世纪40年代,张培刚凭借在哈佛读书时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获得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哈佛大学经济学科较高奖“大卫·威尔士奖”,这也是迄今为止华人在经济学领域所获的高级别奖项。 哈佛学成后,张培刚回国。新中国成立后,受政治环境影响,他近三十年远离学术研究。改革开放后,他争分夺秒地著书施教,对于当时我国普及和传播市场经济知识、转变人们对市场经济的正确认识,发挥了先导作用,并培养了一批著名经济学家和中青年学者。 张培刚对我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学作出了杰出贡献:创立了系统的农业国工业化理论,为发展经济学的诞生奠定了理论基础;提出了建立新型发展经济学的理论构想,为发展经济学在当代的新发展指明了方向;率先倡导并推动现代市场经济学在我国的引进和普及,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提出提出了重要的先导作用。 2011年11月23日14时,发展经济学奠基人张培刚因病医治无效,在武汉去世。他的离去,在国内外立即引起广泛哀恸。 少年立志改变农民千年疾苦 幼时的张培刚,便体会到农村生活的困苦和艰辛,心中萌发了改善农民生活、改进农耕劳作技术,让广大农村彻底摆脱几千年贫穷与落后的志愿 1913年7月10日,张培刚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八里湾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从记事起,张培刚就开始放牛、砍柴、插秧、割稻谷,随家人从事各种农活。 张培刚自小体会农村生活的困苦和农业劳作的艰辛。他心中萌发了改善农民生活、改进农耕劳作技术,让广大农村彻底摆脱几千年贫穷与落后的志愿。 1925年春,未满12岁的张培刚小学毕业。他只身告别家乡,到武汉读中学。这期间,武汉革命浪潮日益高涨。受“民主与科学”口号的影响,他刻苦攻读数理和社会科学。 不久,他逐渐意识到,中国是一个以农立国的大国,要富强起来,必须从发展农业经济入手。他在报考大学时放弃了学自然科学的打算,决心专攻经济问题。 1929年张培刚考入武汉大学文预科,次年顺利进入经济系学习。武大的档案馆至今还保存着他当年的报名表。这张修业证明显示,张培刚当年只读了一年半的高中便跳级考入武大预科。当时国立武汉大学成立不久,招生非常严格,当年的文科班只录取了张培刚一个人。 1934年,张培刚以院靠前的成绩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即被选送到当时的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从事农村经济的调查研究工作。6年时间中,张培刚深入农村进行实地考察和调查,相继撰写了《清苑的农家经济》、《广西食粮问题》、《浙江省食粮之运销》等4部著作,发表了40多篇农村经济、货币金融等方面的论文。 1941年4月,张培刚考取清华大学第五届庚子赔款留美公费生,成为武汉大学考上清华庚子赔款公费留美的靠前人。是年8月,张培刚从香港乘船抵达波士顿,赶上秋季进入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开始了五年的旅美生涯。 武汉大学经济学教授谭崇台对哈佛时期的张培刚有过一段描述:谭崇台1944年冬天到哈佛,遇到一位风度翩翩的胡博士,得知谭崇台来自武汉大学,胡博士立马问:“那你们可知道张培刚?他在这里很有名气。”事后谭崇台得知,胡博士就是曾任驻美大使的胡适。 在谭崇台眼里,“土气、质朴”的张培刚当时不知道凭什么赢得了大名鼎鼎的胡适的青睐。谭崇台比张培刚小7岁,后来在他的“撮合”下,妹妹谭慧成为张培刚的妻子。 博士论文奠定发展经济学基石 张培刚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获得了哈佛大学1946-1947年度经济学科较佳论文奖和“大卫·威尔士奖”。他因此成为全球华人经济学家中获得“大卫·威尔士奖”者,也是迄今为止华人经济学家中获奖级别较高者 进入哈佛工商管理学院后,张培刚并没能完全安下心读书。他想,工商管理让自己致富易,让国家脱离贫穷落后难。为了寻找强国富民途径,他几个月后从哈佛工商管理学院转入文理学院经济系学习。 当时哈佛经济学科处于全盛时期,知名教授云集。在此期间,张培刚师从熊彼特、张伯伦、布莱克、汉森、厄谢尔、哈伯勒等大师,深入学习和研究当时世界较前沿的经济学理论。

@车海刚

林衍

(编辑:骆昕)

作者:匿名4123次浏览

2011年11月24日16:57

此时的张培刚只是7000多工人的“工头”,主要任务是为工人申请水泥沙石。

图片 1

作为中国人,我们不仅在经济上要争气;在学术上也要争气,做到真正独立和繁荣。回想20世纪40年代,我从哈佛到武汉大学任教,不料回国后,由于极“左”路线,历经坎坷,耽误太多,浪费许多时间,此志终于未酬。在这方面,我现在特别寄厚望与青年好学之士。@巴曙松

然而,如果不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在微博上发布他去世的消息,大部分人可能并不清楚在聚光灯之外还有这样一个经济学家。的确,除了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的名誉院长,他再也没有任何更显赫的头衔;他一生只写过10多本书,远谈不上着作等身;直到85岁,他所在的学院才第一次申请到博士点。

张培刚是武汉大学杰出校友,1934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即被选送到前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从事农业经济研究工作。1941年考取清华庚款公费留美(武大第一人),1945年冬获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46年回国,任武汉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1948年初,应聘担任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顾问及研究员。1949年初,为了迎接新中国的成立,辞去优厚的职务和待遇,毅然回国,继续担任武大经济系教授及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他兼任校总务长,武汉市人民政府委员。1952年底调华中工学院工作。

@邓庆旭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多次讲,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如果当时的领导人能够读一读张培刚先生的着作,那么中国的历史可能就会改写。

张培刚是我国经济学界德高望重的学术大师。改革开放之初,他是最早把西方市场经济学引入到我国的学者之一,为市场经济理论在我国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桃李满天下。

对张培刚先生的各种评价中,在研究方面,我认为恰如其份的,一个是农业国工业化及经济发展理论的奠基人,一个是改革开放后在中国系统传播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另外,他是武汉大学经济学科的主要奠基人,也是华中科技大学这所大学的奠基人之一和主要建设者之一。他的一生,在时代的大潮下,依然如此灿烂

1913年,张培刚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小时候和同村儿童门前塘岸吃饭,比谁家发财,就把碗里菜叶扔到水里,看谁家泛起的油花多。结果谁的油花都不多。

本网讯(记者衔枚)据华中科技大学新闻网发布,11月23日14时,发展经济学奠基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张培刚教授因病在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8岁。

@华中科大-校友-杂志

谭慧老人记得,“先生弥留时,说了好几次‘我要到书房去’。”2011年11月23日14时,张培刚病逝于武汉市协和医院。

2011年11月24日17:01

张五常为他写了悼词,悼词里管他叫“大哥”;周其仁穿着黑色的西服发言,说自己在他面前只是“蹭课的旁听生”;吴敬琏与厉以宁嘱托弟子坐第一班的飞机赶到武汉,为他献上花圈。

2011年11月24日16:54

1946年,博士毕业的张培刚和吴于廑、韩德培等同窗好友相约回到武汉大学任教,后被称为“哈佛三剑客”,被誉为一代大师的已故经济学家董辅礽便是他的学生之一。

张五常:经济发展学说谁是创始者有两说。一是RagnarNurkse1953年的理论;另一起自张培刚更早在哈佛获奖论文。从影响力看Nurkse远胜,但不幸其带来极多怪诞理论。如当年以张论为基础,我们早就有了长进。今尘埃落定,我认为还是张大哥胜了。20年来中国惊人发展是成功的农业工业化。大哥的思想早发晚至。

11月27日这一天,中国最着名的经济学家们共同送别一个名叫张培刚的老人。

11月23日下午,发展经济学奠基人张培刚教授于武汉辞世。张培刚是中国具有国际影响的老一辈著名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曾任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兼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早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他就获得了哈佛年度最佳论文和“大卫·威尔士奖”。悼念大师!

后人回忆,这位年纪轻轻的先生讲课,会身着笔挺西服,打领带,操一口流利英语。他没有讲义,少有板书,往往是旁征博引,“想到哪里讲到哪里”,好比讲边际效益时,便会用“三个烧饼最解饱”作比喻,讲到一半后,连走廊里都挤满了人。

张培刚先生代表作"农业与工业化"所构建的农业与工业、农村与城市、农业国与工业国等三重二元互动,及其对经济体系运行的影响,以及工业化城市化推进的内在逻辑,成为经济发展理论一系列核心概念如刘易斯的二元结构理论、库兹涅兹的工业化中的农业功能及与工业互动等诺奖获得者理论创新的重要理论基础

1956年,两位智利学者到北京要求见Pei kang Chang。外交部人员一度听成了“背钢枪”,辗转到武汉时,张培刚正在华中工学院做基建办主任,劝农民搬家迁坟。领导碍于面子,叮嘱张培刚不要说从工地上过来,在一间从制图教研室借来的办公室里,他方得知自己的博士论文出了西班牙语版本,在南美引起巨大轰动。

2011年11月24日21:28

而在1951年之前,张培刚称得上是中国经济学领域最璀璨的一颗星。

@华中科大-校友-杂志

1951年,“喝洋墨水”的他被调到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在1957年又被下放到湖北省红安县劳动。村里的老人至今仍记得,这位戴着眼镜有点知识的农民白天推着四百斤左右的粪车,晚上则在水塘边的大枫树下教农民识字。

2011年11月24日16:07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这样评价张培刚,他有责任感,真正关心我们这个时代、关心我们这个国家。

2011年11月23日20:17

风度翩翩的青年变成拄拐的老者,规矩没有变,风骨也没有变。

2011年11月24日17:04

1982年世界银行的经济专家钱纳里来华讲学时几次提到张培刚,他说:“发展经济学的创始人是你们中国人,是张培刚先生。这是中国人的骄傲。”“文革”结束后,年过六旬的张培刚终于重返讲台,历史距离张培刚最辉煌的时刻已经过去了30多年。

2011年11月24日23:29@华中科技大学

张培刚还喜酒,常慨叹自己“年轻时可与千家驹对拼一瓶白酒”,奈何晚年医嘱戒酒戒烟,张老先生便诉苦道,“喝酒伤胃,抽烟伤肺,但戒酒戒烟伤心啊!”一个年轻的华科大硕士生则记得,毕业聚餐时去给90多岁的张培刚敬酒,老先生正手握一个鸡腿大口咬嚼,对他们说:“等我吃完再和你们喝酒!”

2011年11月24日16:16

张培刚

@温华中国

对于经济学界而言, 98岁的张培刚代表了一段传奇。

2011年11月24日12:54

而张培刚只是说,他自己靠边站了30年,总算有张凳子可以坐下歇歇脚了。

每个从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毕业的同学都应该对张培刚老师心存感激。虽然得到他亲炙的人很少,但上世纪80年代初创立华工经济系,张老就为经济系设置了科学的课程和内部管理制度-----华工经济系在创立之初就把宏微观经济学、预测技术等作为专业课,并把高等数学作为最重要的专业课。

与张先生授课有关的故事,即使在30余年后也仍为学生所称道。一个1977级的华中科技大学校友记得,张老讲课时需要拄着拐杖,却无论如何不肯坐下。另一个1981级的华中科技大学校友则想起,张培刚请国际上知名学者来校讲学。为了让经历过“文革”英文底子并不好的学生们都能听懂,他恳请外国学者慢点讲课,或尝试掺杂一些汉语来讲。

20070609,这一天张培刚教授95岁,我们响应院里的要求参加发展经济学年会。会上我们饶有兴致地关注着OYSIR和TSIR之间的窃窃私语。会后从院里走回韵苑,还没到绝望坡的教工宿舍那段路上,真荫凉。某人说,想回去一直呆在那段时光里。其实我也是。在时光里,手表都走累了。

导读:他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科最高荣誉奖“大卫·威尔士奖”获奖者中第一个亚洲人,又被誉为发展经济学的奠基者,却误闯入一个不欢迎他的时代。他在相当长的岁月里不为人知,直到逝世的时候人们才想起他,并怀念他。

在我看来,张培刚的新发展经济学构想极具学术前瞻性,融合了林毅夫老师提倡的后发优势,和杨小凯老师所强调的后发劣势。张老师的后发优势更实际,强调大国在经济地理上地区间比较优势的差异。他的后发劣势观不但强调宪政等正式制度,更强调制度执行的历史文化土壤。今日写完纪念文章,尚意犹未尽,以感

但谈起那段时光,张培刚自己却释然得多,他在讲座上曾笑称那是在“修理地球”,还对学生们说自己“放牛都放得比别人好哟”。

2011年11月24日19:33

他的夫人谭慧记得,“文革”时,张培刚白天要拿榔头修马路,到家后往往还坐不了多久,门便被敲开,“张培刚!出来去劳动!”

#悼念张培刚#1998年,已经85岁高龄的张培刚老先生仍坚持和我们毕业生留影,他老人家是多么的平易近人啊!张老走好!

“想到农民,我的脑筋一直都是我村子里的那些老爹爹老奶奶,和我自己的童年。”张培刚带着探寻落后农业国如何走向工业化和民主富强的愿望,以庚款留美考试全国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哈佛大学,并于1945年10月写就英文稿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

@网易公开课

1946年的一天,这个喜欢到波士顿城市音乐厅听巴赫和贝多芬古典音乐的年轻人,婉拒了在哈佛大学留校任教的邀请。他已经决定回到自己的祖国,做一名经济系主任。

苏小和:曾经有两位智利经济学家来华访问,下飞机就要见peigang-zhang,翻译一头雾水,听成了“背钢枪”,后来经北京大学严云庚教授提醒,才知道是华中工学院的张培刚。这个时候的培刚先生贫寒交加,一家人住在简陋的集体宿舍里,家徒四壁,没有一本经济学的藏书。领导碍于面子,让先生临时住进招待所

在一次研讨会上,一位大学老师看到张培刚自始至终坐在会场的一角,安心听讲,有时还像“一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拿张小纸条记点小笔记”。

#悼念张培刚#这样一位老人,在正当壮年、最富创造力的30多年中,是在养牛、种地、盖房子中度过的。改革开放之后,他又无怨无悔地为中国经济学界闪耀了最后一次光芒。淡泊名利、豁达、幽默,也许是他一生当中最大的收获。张培刚教授生平请见

张五常则评论,如今尘埃落定,我认为张大哥还是胜了。中国的惊人发展,是成功的农业工业化,大哥的思想早发晚至。

图片 2

85岁时博士点才申请下来,他笑笑,说姜太公80岁遇文王,“我比姜太公还强点”。

2011年11月23日17:53

张培刚无疑是个洒脱之人。从小在华中科技大学家属楼里长大的白莎莉回忆,从她认识张伯伯开始,他就戴着厚厚的眼镜,喜欢抽着烟大声说话。一次白莎莉路过足球场。70多岁的张培刚正搬着一个小板凳坐在场边,大吼大叫地给学生们加油。

#看不见的武大#谭崇台1944年冬天到了哈佛,遇到一位风度翩翩的胡博士,得知谭来自武汉大学,胡博士立马问:“那你们可知道张培刚?他在这里很有名气。”事后谭崇台得知,胡博士就是曾任驻美大使的胡适。

核心提示: 导读:他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科最高荣誉奖大卫威尔士奖获奖者中第一个亚洲人,又被誉为发展经济学的奠基者,却误闯入一个不欢迎

悼祖师张培刚教授仙逝:昨悉,张培刚教授在汉仙逝,享年99。鄙人硕博两导师曾启贤、董辅礽教授皆为张培刚教授嫡传弟子。作为徒孙,谨以下拙句深切悼念祖师仙逝。>九九辞世应含笑,学子学孙华夏骄。哈佛寒窗奠基作,名满国际年正茂。江城珞珈风华影,踌躇满志欲报效。几经周折与磨难,一代宗师更显要。

在人生的最后几年,这个98岁的老人总是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用放大镜看书,膝盖上盖着一条印花毛毯,毛毯一角露出挂在腰间的尿袋。

2011年11月24日19:36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眼中,现在做研究的人都喜欢选时髦、挣钱和好就业的选题,而张老的研究选题很大,“他一直在考虑的都是,中国这么一个贫困落后的农业国家该如何实现工业化,如何实现富强民主。”

当年在张培刚先生门下学习时,有幸参与整理先生的文集以及学术生平资料,稍稍了解先生研究之志向、主线与重点。一晃二十年,先生已然归去,或誉或毁,对于他这样一位饱经沧桑、豁达慈祥的智者来说,并不具有多余的意义。

然而,张培刚本人也逃不过那一场又一场的“运动”,从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学成归来的张培刚注定会变成一个彻底被湮没的名字。而他的人生,也从此转了弯。

@巴曙松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Pei kang Chang”被视为特务暗号,他成了反动学术权威、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因博士论文中曾提及“战争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他又被冠以战争贩子等罪名,而当年在美国当排字工人攒钱买回的大量外文文献被成箱捣毁。

2011年11月24日18:10

他似乎从来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研讨会上,与会者提到人均GDP标准问题。张培刚发言说:“倘若经过10年发展建设,武汉市民每家冬天能用上暖气,夏天能用上空调,到那个时候,如果我不在世了,你们要去我的坟头上告诉我一声。”

@武汉大学

1984年,周其仁去武汉探望张培刚。只见一张单人病床上,堆了两排摞得高高的书,剩下不足一半的面积,很难容一个人安稳躺下。谭慧说,你要是把书拿开,他睡不着觉!周其仁后来专门撰文感叹,我相信世间确有人把学术与生命完全融为一体。

图片 3

上海财经大学的教授林珏做过张培刚5年的研究助理,他告诉记者,老先生对苦难可以一笑置之,但对离开讲台与书本30多年这件事却始终难以释怀。

2011年11月23日18:07

“这是一本读了就觉得欠下作者许多的书。”周其仁这样记述《农业与工业化》对他的冲击。

图片 4

这个从武汉大学毕业的学生是哈佛大学经济学科最高荣誉奖 “大卫·威尔士奖”获奖者中第一个亚洲人,与他同时获奖的人是后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缪尔森。他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并被总编辑迈克尔·费希尔盛赞为丛书中最具影响力的巨着之一。他还曾在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担任顾问,拿600美元的月薪,是委员会中位居第四的高级官员。

@周克成

他还是喜欢穿干净整洁的西装,但里面会塞一个小棉袄,再用绳子捆紧点,“我是一个农民,外面穿得体面是对别人的尊重,里面只要暖和,破旧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大师归去-沉痛悼念发展经济学奠基人张培刚教授#刚刚接到噩耗,发展经济学奠基人、我的恩师张培刚教授于武汉辞世,先生已经99岁高龄,近期因病住院,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刚刚接到通知,依然悲痛莫名,提笔不知所云。已与华中科大经济学院徐长生院长通话,追思会还在安排中。

“文革”期间迫害过他的人来找他办事,他仍肯帮忙,只是说一句,“我可以为你办事,但我不会和你深交。”

2011年11月24日10:07

担任过国家计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的杨德明生前曾回忆道:“我1982年发表了几篇论文。后来张老给我写了封长信,说他想引用我文章的一个观点,问我能否引用……我当时是无名小卒,写的还是内部发表的文章。”

2011年11月23日14:51

“这些年我就像一棵大树一样不能挪动,等到终于要拔起来的时候,老都老了。”张培刚这样说。他从没后悔回国,但想过要是过了那个时期再回来,可能贡献更大。

2011年11月24日08:55

几日来,众多媒体在纷纷“寻找张培刚”,发文悼念他。但在历史上,这并不是第一次寻找。

他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在江湖沉寂,却于迟暮之年赢得了最高赞誉,这其中的传奇、曲折、荣光或者痛苦,到最后凝结成一张平和的笑脸。11月23日下午,发展经济学之父张培刚,在离百岁只有一年多的时刻,安详地走了。

1944年,从武汉大学经济系毕业的年轻学生谭崇台赴哈佛留学,遇到一位风度翩翩的胡博士,得知谭崇台也来自武汉大学,胡博士立马问道:“那你们可知道张培刚?他在这里很有名气。”事后谭崇台得知,胡博士就是曾任驻美大使的胡适,彼时张培刚到哈佛不过3年。

@巴曙松

“好难出一个张培刚,我也做不到。”以“狂张”闻名的张五常曾这样评价这位“大哥”。

@朱艳艳正略钧策

他喜欢吃麦当劳的快餐,也不拒绝红烧肉和东坡肉。他爱红苕稀饭,喜牛奶咖啡。他读李商隐的诗,看外国人打网球。他会统计金庸小说各大门派都死了多少人,还会称赞好友谭崇台是个大帅哥。他会为哪一年没有住过医院而感到自豪,还会热情地问来访者喜不喜欢吃薯条。

已故经济学家董辅礽曾经说:“1946年我考进武汉大学经济系,结识了我人生中第一位重要导师张培刚教授,但是张老师的学术思想,像一颗流星,在20世纪中叶的天空划出一道炫目的亮光之后,便旋即泯灭了。”

2011年11月24日12:12

2011年11月24日09:01

@张永璟

2011年11月24日11:24

张培刚教授无疑是华人经济学家中最有成就的。95年夏天我去华中工学院访问有幸拜见了他,并且和他一起喝白酒,那时他已经82岁了,思路非常清楚,酒量也还行。解放前出国的人数不多,但是成大家的不少。现在出国的不计其数,但是出大成果的寥寥无几。也许我们酒喝多了,太想指点江山了。各干各的吧!

2011年11月23日21:33

今日推荐:张培刚老先生的著作《农业与工业化》一书,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之源在农村!愿张老一路走好!有索要此书可以找我!

2011年11月24日22:39

@湖北之声田野

2011年11月24日18:17

张宗成,华科六十六岁的退休教授,几度哽咽的读完了他为张老原创的诗歌-悼念“发展经济学之父”#张培刚#教授

2011年11月23日14:17

#张培刚#周其仁:我不是张培刚先生的入室弟子。但是,我是他讲座的旁听生。他讲解清楚,神情生动,语言幽默。他对经济学和相关学科的知识,知之广博,又融会贯通。尤其讲到农村经济,他在理性的叙述中透着感情,对我们有很强的吸引力。

「怀念张培刚老先生」2007年5月,根据"中国经济学创新奖"组委会的决定,我们专程赴武汉面见张老,汇报工作并送交聘请张老出任组委会主席的聘书。张老机智风趣,言谈甚欢,还与我们共进午餐。这张照片记录了这个难忘的时刻。前排为张老夫妇,后排左起:张洪涛、伍新木、我、陈东升、任志强、曾文涛。

2011年11月24日15:52图片 5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李佐军:“张老告诉我,要学会把文章写薄,快速进入主题。”-悼念“发展经济学之父”#张培刚#教授

2011年11月24日18:02

@陈哲I

#微博心语#“认真,但不能太认真,应适时而止;看透,岂可全看透,要有所作为。”发展经济学开山之人张培刚,在离百岁只有一年多的时刻,安详地走了。感恩节之夜,感恩张老,奠定了华中大的发展根基,为国家和学校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淡泊名利、豁达、幽默,也许是他一生当中最大的收获。

@時光倒流廿年

@朝雨轻尘blog

@罗迪Cobuilder

张教授是我在大学期间主持人文讲座时遗憾没有请到的教授,当时沉浸在对法学的研究不懂经济学,但久闻其名,张培刚、涂又光、张良皋是学校人文社科领域的宝。无幸聆听,希望好好读其著作,算是瞻仰。

@湖北之声田野

张老师的仙逝,也使我们感慨万千!如果在建国后,我们好好读读张先生的著作,而不是追随苏联经济模式,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将大大高于当前;如果我们不出现让张先生这样杰出的经济学家离开讲台和研究领域去管基建这样的荒唐情形,我国的经济学就不会出现现当代断层。

11月23日14时,发展经济学奠基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我校经济学院名誉院长张培刚教授因病在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8岁。闻听泰斗仙去的噩耗,网友纷纷通过微博、论坛等表示哀悼。截至发稿时,新浪微博上网友转发条目超过13000条。

图片 6

2011年11月24日20:22

华中大经济学院的重大损失:2009年11月7日林少宫教授因病逝世,享年87岁,他于1952年获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是我国著名的统计学家、计量经济学家。2010年2月5日费剑平副教授因病逝世,享年38岁,他是经济学院优秀教师、经济系副主任。2011年11月23日张培刚教授因病逝世,享年99岁。

@巴曙松

@白莎莉88

@巴曙松

2011年11月24日15:28

@杨牧明

张培刚先生代表作农业与工业化列入哈佛经济丛书出版后,也在南美出版。经济发展理论的兴起,使该书引用率迅速提高,检索当时文献即可知道。只不过经济发展理论风头正劲、多名该领域学者因此获得诺奖时,张老当时正忙于华科大建设,未能参与当时国际经济学界在这个领域的深入研究,故学界只称他为奠基人

#张培刚#记忆中的张伯伯,嗓门特大,操一口湖北黄安人口音。文革时期喜欢抽大前门香烟。因为他做过行政工作,在与人打交道时,非常自如和大方,与其他学者有不同的地方。早年是华工三个二级教授之一。华工第一任总务长,管基建。56年入党,57年反右时,因隐瞒在国外就任经济学院重任,被开除党籍。

2011年11月23日20:25

@思想可放纵

@刘永Younger

@巴曙松

2011年11月24日16:33

@毛振华

@何佳_

@分析师郭磊

图片 7

纪念张培刚教授。2009年11月,张先生为@中国经济时报创刊15周年题词。

2011年11月23日21:20

2011年11月23日23:40

@中国经济时报

刚看新闻说1913年出生的张培刚先生去世了。以前在教科书里就知道这位老先生论文曾名动哈佛,如果他不回国,可能后来发展经济学不会一谈就是ArthurLewis了。同样还有97年去世的北大陈岱孙先生,回国后代表作是《从古典学派到马克思》,而当年哈佛他是张伯伦同班同学,几乎和后者竞争威尔士学术奖金..

@巴曙松

之所以说张培刚先生是农业国工业化理论和经济发展理论的奠基人,是因为先生在出国求学前已从事农村问题调查与发展问题研究,并已出版多部著作而成为当时已有影响的青年学者。而其代表作农业与工业化所构建的分析框架、分析方法、研究范畴以及一些具体的研究结论,均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经济发展理论的主体

图片 8

@杨再平2010

@爱思想网

@周明剑

最大最可怕的资源浪费是人才的浪费。-----张培刚:一个“反动学术权威”消失的30年----张培刚曾经写过一副对联。上联:认真,但不能太认真,应适时而止;下联:看透,岂可全看透,要有所作为。

@名人微博助理

1929年,张培刚考入武汉大学文预科,在武汉大学的历史上是著名的“四个一”学生:毕业时成绩全院第一;3年一次的庚款留美考试全国第一;第一个拿到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第一个中国人获得哈佛大学最高奖——威尔士论文奖。

图片 9

@巴曙松

央视"大家"栏目拍张培刚先生一集,使更多人了解了先生,令人欣慰。但我以为美中不足的是,与我接触了解的先生风范比,略显旷达开朗不足,惟厉以宁教授在片中对先生的评价一语得其风流:无论在什么环境下,他不乱说话,或者持之有据才说,或者不说。

#电编笔记#张培刚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关于农村的复兴,结尾他写到百言不如一行,应举国上下极力推行之。1941年,他考取庚款入读Harvard工商管理专业,学习3年后发现这只能让自己成为富翁,而无法改变农村现状,便转读经济系,终写成这部30年后才为国内承认的《农业与工业化》。

2011年11月24日17:26图片 10

2011年11月24日12:57

2011年11月24日10:50图片 11

本文由新天地3559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培刚自小体会农村生活的困苦和农业劳作的艰

关键词: